wb@撒比希Henrietta_江波涛是我官人☜此人多半有病 妖都土著 心脏嘲讽类碧池生物
这个人黄暴小清新通吃,主要看心情!
常年欧美圈(RPS完全OK) 二次元腐宅,全职啊龙族啊嘿嘿嘿小排球k都可约!
写文填词
什么圈子的小伙伴都可以能和我玩耍!!!男神是抖森!!

marry me?2 al现代au

*设定如同第一篇

*一切都不属于我

 * ooc严重的想唱歌


Aragorn开始发动汽车,习惯性地把车窗摇低,天气预报女主播甜美的声音透过冰冷的无线电波温柔地提醒大家灰霾天气的危害以及个人防范措施,Legolas则坐在副驾驶位,用胳膊肘轻轻捅了捅Aragorn的手臂,“你干嘛不把车窗关上?不是说现在是灰霾天气吗?”

Aragorn瞥了一眼,依旧我行我素,一边开车一边不紧不慢地解释,“你看嘛,车子在路边已经停了一天,晒足一天太阳,怎么样都会有有害气体把?不开开窗透气是不行的啦。”Legolas撇了撇嘴,嘟哝着“歪理歪理”,开始摸出手机玩flappy48,米色屏幕上的小数字跳啊跳,一大串数字不一会儿就撞上柱子了,“game over”的出现,Legolas便把手机随便往腿上一扔。

Aragorn看了看他,“你也玩这个啊?”

“哎?”Legolas笑了笑,“我以为像你一样的‘艺术家’都不会玩这种普通的小游戏啊?”

“什么嘛!艺术家当然也……”Aragorn趁着红灯停下的空档,双手忍不住大幅度地摆动,“我…我不是艺术家!”

Legolas抽了抽鼻子,“什么嘛开玩笑而已咯……”

Aragorn看了看Legolas的有满头金发的头像金毛犬一样耷拉下来,突然笑了出来,“啊啊没错啊开玩笑。”

legolas侧过身抱着手臂,装作严肃地挑眉盯着aragorn,“啊,这位先生,你刚刚笑什么啊?”说罢还把嘴角故意往下扯了扯。

aragorn装作没理他,绿灯亮起,趁着前面没有多少车,他猛踩一脚油门,侧身坐着的legolas不出所料地随着惯性被甩出,看着满意的结果,aragorn眯了眯眼,忍住笑意故作关心地学着legolas的腔调,问道:“哎呀,这位先生,我真是大意呢,对不住了。”legolas咬了咬下嘴唇,“……随便你啦。”他又转头望向窗外,眼神里忽然浮出喜悦的神色,“这就是秋天啊……”

aragorn小心地留意着路面情况,眼神也跟着legolas飘向玻璃外,大片的金黄的树叶缀满粗壮的枝干上,在没有风的日子里,依旧带着夕阳的色彩缓缓掉在车窗上,饱含着是对生命的感激和秋季的喜悦。aragorn试着在拐角处加速,想做出汽车广告的效果,落叶想着顺着aragorn的意思,打着旋在空中停留一小会儿又落下,一直盯着车窗的legolas睁大了眼睛,汽车嗖地驶离拐角,金色的树和落叶这次再没有跟上,legolas张了张嘴,试图呼唤着它们。

aragorn的目光再次落在马路上,“说到底,你还是很像小孩子啊。”

legolas的嘴角浮现出一个微笑,aragorn问他怎么了,他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但从他的眼中,却能看到沉浸在回忆中的愉悦。aragorn没有再打扰他,车内一下安静下来,只剩下音响流出的乐声充满这个小小的空间。——《A Tale Only the Rain Knows》中的童音徜徉在两人的脑海中,歌词中细细诉说的传说让沉浸在回忆中的legolas倍感亲切,他笑的更深,深到眉眼的每一处,而aragorn偷偷打量着他的笑,不同于作报告时公式化的模样,也不同于刚才对于秋叶的喜爱而发的笑,而是一种结合着成熟男性与孩童纯真的笑,也许这也是重叠着记忆的缘由吧。

不久,aragorn的车到达了legolas家楼下,legolas下车后对他笑着点了点头,以示谢意,便转身进入公寓楼大堂,拐个弯,不见了。

与此同时,aragorn也踏上了回家的路途,灯火渐渐跃上天际将夜幕拉下,想着家里还有人等着他吃饭,便加快了车速。夜幕下的法国梧桐已看不出金色的光辉,摇曳的树影渐渐地把车身掩埋在马路中。


圣诞节如期而至,legolas和aragorn都打算回家探亲。两个人在公司中除了偶尔碰面所需的礼节性的打招呼外,基本没有太多交流。——当然,碰面时多少都会遇到vanci,每次被开玩笑的时候,都却罕见的有默契地澄清所谓的一切。


“你今年回来对吧,legolas?”听着电话那头近乎命令式的语气的所谓意味性询问,哪怕让legolas在父亲面前出柜,他也不敢对这句话说不。

“我肯定回来的,ada。”

“嗯。”正常的父亲不应该对儿子过节回家感到开心吗?但是为什么偏偏自己父亲就是只有一个不带感情的回复。算了自己反正都习惯那么多年了。——这么想着的legolas默默捡起自己碎了一地的心。“还有,今年elrond的儿子会过来啊,那个叫小希望的家伙啊,记不记得?”

legolas挑了挑眉,“哦……你说那家伙啊!那么多年没见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了!……完了我好期待是怎么回事啊。”legolas忍不住笑出来,这么说来自己一个多月前才还仔细回忆起小时候和小希望还有elrond双子一起在雨中玩耍的童年时光,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呢?棕色的小卷发依旧会在阳光下闪着光吗?小希望还有点奇怪的小害羞会改过来吗?

“你能不能不要自己给自己吐槽,legolas?”父亲竟然开始用了前几天自己聊天的时候给他教的“吐槽”一词……legolas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没事啊那些,不用在意,不用在意……我大概明天中午回到家。”legolas轻轻放下话筒,咽了口唾沫,走去房间继续收拾行李。


于此同时,aragorn已经搭上回家的列车。aragorn把行李放在行李架上,向乘务员要了杯咖啡便翻开王尔德的童话看了起来,说起来,出发前elrond还告诉他thranduil的儿子也会来家里做客,要不是出于对童年的短暂回忆,他也不会拿出书柜边缘的童话集作为旅行读物。

他在翻页的时候抬头瞥见一个老妇抓着车票坐到自己对面,他对老妇人笑了笑,老妇人微笑着指了指自己手中的童话集,“你也看这个?”

“哦……我只是。”aragorn莫名地害羞了起来。

“没事……”老妇人点了点头,“你这次去林谷做什么呢?探亲?”

“是的,我父亲几年没有见到我了。那您呢?也是探亲吗?”

“嗯。你们年轻人要多回去看看老人啊。”她向乘务员要了一杯热茶,并向杯中不紧不慢地加入黄糖和淡奶,aragorn的眼睛没处放,只好盯着茶,茶的颜色随着老妇人的搅拌越变越浅。“你从小在林谷长大吗?”老妇人轻啜一口奶茶。”对,我后来才出来伊森加德读书的,然后就去孤山工作了。“aragorn点头。

”我孙子也是这样啊……我还记得他是在孤山的甘道夫那里工作呢。“

”我也是。请问您孙子怎么样了?“

”……他出来没多久就出意外走了。“老妇人吐出这句话的时候,平淡地没有一丝感情。

aragorn低下头喝了口咖啡,”对不起。“

”没有的事情,像我这样的老人家早就看淡生死了。可是……至亲啊,始终还是……“她笑了笑,目光中充满怜悯,”无法忘记。“aragorn皱了皱眉,为自己的行为反思着。

直到列车提供的午餐上来之前两个人都没有做任何交流,午餐过程中也仅仅是简单评论了一下餐饮服务罢了。

列车长开始报站,aragorn起身去下行李,却撞上老妇人耐人寻味的眼光,”要好好珍惜身边的人啊。“她的目光却像是看透aragorn心事一般,aragorn不自觉地开始皱眉。


一下火车,就看见月台上站着elrond和早到一天的双子前来欢迎他回来林谷。elrond拍了拍他的肩膀,”回来了。“elrond忍不住笑了。面对elrond的笑,aragorn难得地露出了惭愧的表情,双子嫌弃地看着两个人,”老爹啊,我们回来你也没这么对我们啊。哪怕是妹妹回来也没有啊,怎么回事啊?到底谁是亲生的啊!可恶!“aragorn没有理会双子的目光,问elrond,“thranduil的儿子到了没有?”

“你——说——那——个——小——白——脸——啊——”双子大步径直走向把月台长椅上背对着他们的年轻人,把他的衣领突然抓起来,年轻人像只被抓住耳朵的小兔子一样全身蜷缩起来,“干什么呢你们!!”然后就被双子像只小鸡一样领了过来。

“就是这个家伙!!”双子咧着嘴,鸡贼地笑着。

“……就不能好好把别人叫过来吗!”年轻人依旧低着头,一脚狠狠地踹向双子,却一时不知道应该踹哪一个,只好跺着脚,又转身向aragorn伸手,“你就是estel啊!我叫le……我我我我……这不是aragorn吗!”又转身看向一脸吃惊的双子,“这哪里是estel啊你们玩我啊!!”双子反而互相看了一眼,耸了耸肩,搞不明白为什么legolas和estel会认识。legolas狐疑地看着他们两个,发觉两个人不像在捉弄他,便只好转过身盯着aragorn的眼睛。

“……你就是thranduil的儿子……”aragorn根本弄不明白为什么thranduil这样的人居然会教出来这么温柔娴淑(误)的儿子。

legolas撇了撇嘴,“这句要我来说好不好……”想起来前一天晚上自己脑补的问题,legolas现在只想回家抱着thranduil哭。虽然只会被thranduil让他滚边去。

——“你小时候不是棕色头发的吗?说好的光泽柔顺的小卷发呢?”

——“啊上大学的时候参加了伊森加德的乐队于是就这样了。”

——“你现在怎么看都是很厚脸皮的那种啊。”

——“都是双子逼得。别问我。”简直厚脸皮到家了。这种转变自己把持的住的话哪里会有啊!

“好吧……”legolas拍了拍aragorn的肩膀,耷拉着脑袋向扶手梯走去,准备到底的时候,还被凸起的铁板弄得差点摔跤了。


——还我那个小时候的可爱的小希望好不好!!!!


评论(2)
热度(10)

© 乙烯-唯江波涛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