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撒比希Henrietta_江波涛是我官人☜此人多半有病 妖都土著 心脏嘲讽类碧池生物
这个人黄暴小清新通吃,主要看心情!
常年欧美圈(RPS完全OK) 二次元腐宅,全职啊龙族啊嘿嘿嘿小排球k都可约!
写文填词
什么圈子的小伙伴都可以能和我玩耍!!!男神是抖森!!

第二次呼吸-周黄-生化危机au part 1

*我就是这么重口味!

*ooc严重的想跳舞啊真棒

*两个人最后都变成僵尸了你们造吗

*小周生前为可以正常语速沟通设定 还是军人设定

*黄少科研人员设定

*内有亮点请自寻2333

可以吗各位?go!


“……周泽楷。你给我回来。”

——这是黄少天仍然年轻的人生中,唯一说的如此决绝有短小的句子,不带任何语气,任何表情。然而臂弯中的那个男人没有如他所愿苏醒,男人好看的眼睑周边的颜色开始逐渐变黑,原先因为工作才变成小麦色的肤色在昏黄路灯下却白的泛光,黑夜笼罩下walkers行动变慢了,一只又一只零零散散地在马路中央徘徊,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过一会儿总会有愚蠢的人飞速地驾车驶过,吸引走许多walkers,黄少天抓紧了手中的枪,当第十三辆车从他面前的十字路口飞驰过的时候,改装后的管道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一只犹豫着站在他身后的walker终于下定决心举起右手准备一把将黄少天抓紧咬住的时候,黄少天头也不回的举起枪把ta爆头了,汽车的声音把枪声掩盖住,却也将男人唤醒了。

男人的眼睛慢慢睁开,瞳孔像是被抹上了一层混沌的白纱。黄少天立马把白大褂里的紧急呼叫工具的call键狠狠摁下,他知道蜂巢离这里不远,不出五分钟就可以将“周泽楷”搬上紧急支援工作车,而车上的设备可以暂且冷冻“周泽楷”的大脑,但是一旦等“周泽楷”的瞳孔变得清晰的时候,将会失去一切的研究价值。——这个机会,黄少天等待太久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等待的却是自己的爱人。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对吧?

紧急支援工作车如期赶到现场,而此时“周泽楷”的眼睛中只剩下一半的部分留有白雾,黄少天没有说话,把吸引过来的walkers一个一个准确爆头,每一枪都正中没心,呵,这也算是圆了周泽楷的心愿吧?作为军人的周泽楷在闲暇的时候会带上黄少天去训练场练枪,但是黄少天没有几次是能够准确命中的,现在反倒可以冷静地爆头,他笑了笑,没错啊,就是这样。你满意了吗,周泽楷?他一边后退一边关上了车门,为了尽量不吸引大量walkers,车内没有开灯,设备屏幕上黄色的数字闪烁着,冷冻设施发着蓝光,旁边的紧急按钮亮着红光,三原色在黄少天眼里没有显出任何漂亮的搭配,黄少天看着周泽楷的脸,不,这个东西只是“周泽楷”,不是那个看着自己就会笑出来的人。他咽了口唾沫,一巴掌抽上“周泽楷”脸上,黄色的数值发生了细微的偏差,随后又回复了正常,坐在另一侧的卢瀚文忽的站了起来,“前辈你要干什么!这样引起的……”

“坐下。关你屁事。”黄少天头也不抬,从一旁的抽屉拿出一个新的弹夹放在靴子里,再从口袋摸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猩红色的烟头渐渐变黑,掉在地上,没人在意它。——就像那个谁现在一样。

卢瀚文还是第一次被黄少天这么说,但他也明白周泽楷对于黄少天来说是怎样的存在,他抿了抿嘴,开窗将卡片递了出去,打开了蜂窝大门。

黄少天紧跟着“周泽楷”的担架后面走出车外,伸手接过申请表格,两下就把表格反手扔回去,“把他放到1124单人库房,准备好艾克斯1药剂,用大针筒装好,等数字是⑨的时候把一半的量打进去,然后将他的手脚之类的全部用……锁好。就是这样,这次的研究十分之重要,我们没有再多一次的机会就算有的话也不会如此顺利,大家把手头上的工作放下,那些玩意儿一点都不带劲儿,马上带好东西到1124准备。”

“……可是?”

黄少天没有看那个发问的女孩一眼,那个女孩其实是他最为自豪的徒弟。

”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可以进入1124或对他做手脚。江波涛也不例外。“


翌日,黄少天把自己宿舍里的和周泽楷宿舍里的物品都按照两个人在蜂巢外住的房子的格局布置好,当然除了那个玻璃罩子内,还有里面关着的周泽楷。每一天都有不同的科研人员来到玻璃罩子内对周泽楷做着各种调查与研究,全公司上下的重点全在周泽楷身上,就连操纵着红皇后的江波涛也在每天例会前都要去仔细翻阅报告。黄少天坐在那把他们一起去宜家买的椅子上,那把椅子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是黄少天自己动手装的,但是发现装好之后总有一个螺丝钉多出来,所以被他扔在阁楼上,到了休假的时候,周泽楷偶然上阁楼找东西的时候才被重新正确组装。每天的报告都会送到黄少天手里,他看着部下忙忙碌碌地对周泽楷的血液取样并且在机器前飞快的操作着、计算着,他拖着那把椅子,站在玻璃外,盯着周泽楷的脸,有一种冲动在他心里叫嚣着让他用椅子砸开玻璃,即便他明白这是不可能的,随后他摸出通行卡,进入了玻璃罩中。

周泽楷仍然在麻醉中,即便胸口没有任何起伏,大脑也还在沉睡,但是裸露着全身的他此时就好像一个沉睡在摇篮中的婴儿一般无瑕。黄少天用手指摸着他的脸,他记得周泽楷笑起来的时候,那里会有一个酒窝,而另一边则没有。

“你看啊这把椅子就是我们上次的装的那把啊,真是的我就觉得宜家不靠谱干嘛非得我们自己动手啊,什么动手的乐趣么么哒之类的感觉我可是一次都没有感觉到啊愚蠢,哦除了有一次装书架的时候,那个书架好看啊……本少可是一个人把书架好看地装起来的!哪用等你回来磨磨蹭蹭简直神烦好吗……”黄少天喋喋不休地对周泽楷说话,他眼睛时不时眨着,嘴角也浮现出笑意,突然,机器鸣叫了起来,周泽楷的大脑在飞速地活跃起来!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立马拍下紧急呼叫按钮。

报告结果十分不明朗,脑内的某种未知细胞被激活,导致周泽楷的大脑似乎能够做到像人类一样做出反应和感知。——江波涛当天凌晨就下达了指令,要研究捕捉回来的walkers以及激活这种细胞,并且要让周泽楷像人类一样思考,培养walkers的智商。而这项工作的负责人却是喻文州,黄少天在大学时和他势均力敌的好友,而现在却是公司中的对手。同为机会主义者,喻文州比黄少天冷静许多。黄少天对于江波涛这个指令表现了明显的不满,他不喜欢在喻文州手下工作,而这个原因,知道的人只有死去的周泽楷。


喻文州到研究室第一个星期不够就和黄少天争执了起来。喻文州坚持要对周泽楷进行开颅手术而黄少天则极力反对,他说,细胞的问题和大脑的结构没有关系。可是研究室的人都明白,谁会想自己的爱人在死后还被人如此对待?喻文州也不是不能明白黄少天的心情,两个人争吵的结果,是在外研究丰富的黄少天带喻文州去市中心观察walkers以便说明自己的理论。

”……你要去市中心对吧?“王杰希揉了揉眼睛,刚起床的他还未完全醒来,作向导那么久了,王杰希依然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清醒。前一夜情事的痕迹还留在喻文州的身上,王杰希看了看微笑着的喻文州,走去洗了把脸,一脸玩味地看着喻文州把白衬衣套上,突然兴起便走去帮喻文州帮领子理好并束了领带,”要我陪你去吗?“喻文州抬眼看着他,没有说话,”文州,注意安全。“说罢又从床头柜拿出一把手枪和备用弹夹给喻文州,”知道怎么用的吧?“王杰希笑着对他说,”杰希,我知道你厉害,好歹,我也是受过安全防范训练的。“

”不,我认真的,文州。“王杰希用手指抬起喻文州的下巴,”左右摆着他的脸,“我还是跟你去好了。看着你这么……‘弱不禁风’。”喻文州的手抓着王杰希的手腕,一把把王杰希的手臂拧到背后,笑着说,“谁弱不禁风啊?”谁知王杰希突然一个转身挣脱了喻文州并将喻文州压在墙上,喻文州眯着眼看这他,便亲了上去。

评论(5)
热度(23)

© 乙烯-唯江波涛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