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撒比希Henrietta_江波涛是我官人☜此人多半有病 妖都土著 心脏嘲讽类碧池生物
这个人黄暴小清新通吃,主要看心情!
常年欧美圈(RPS完全OK) 二次元腐宅,全职啊龙族啊嘿嘿嘿小排球k都可约!
写文填词
什么圈子的小伙伴都可以能和我玩耍!!!男神是抖森!!

【喻江】sexy guy in underground 2

#OOC!!!!

#这次蓝雨和尚庙都是普通话吧大概,因为……为了在场其他人听懂?

#你们的喻总要抽烟啦!你们的翔翔最喜欢喝可乐混雪碧啦!你们的小江要醉啦!


第六赛季对于喻文州来说有两件大事。

一是江波涛作为出道新人加入了贺武战队,二那也自然是出道后让所有人出乎意外的迅速转会到王牌战队,轮回战队担当了副队长。

喻文州那职业选手的手在点击鼠标时未免也有些发抖,他没有想到自己几年前的想象居然会变成现实,而且这一次对他而言,的确是发展得太快了,快得让他难以准备。并不是说真正意义上的期待,而是纠结在于紧张、焦急、不安、期待的复杂情绪上无法抽身。他不仅仅是得到了能和这个“少年犯”相见相识的机会,对于江波涛本人的表现更是让他兴奋。

“叮。”

他点开QQ对话框,职业选手群那里正发布着最新的公告,“下周将举行例行一赛季一度的职业选手晚会,请大家好好穿衣服,尤其是叶不羞和魏琛!场内不许吸烟!”

——哦?这又是挺好的。


晚会如期而至,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喻文州这次除了穿上例行官方要求的正装外,还在手上佩戴了那只好久以前便买了的腕表,腕表到现在也散发着金属光泽,但也没有了当年那般光鲜。男选手们除了那两个被点名“提醒”好好穿衣服的之外,站在场馆外一个比一个要兴奋,哎,这可是为数不多能看见联盟里犹如珍稀动物一样的女孩子们打扮得漂漂亮亮、让自己大饱眼福的机会啊!——尤其是某轮回队员,对于女神前一天晚上回复自己今天的打扮是抹胸裙的信息,现在还在死死抱着手机脸上流露出奇怪的笑容。

“文州,”黄少天刚从洗手间里出来,随意地在衣摆上抹干净手上的水,“你知道那个转会转的特别快但是风格也不怎么样的江波涛长什么样吗?我刚才在厕所看见他和周泽楷两个人一起去哎,看上去好像挺规矩的啊,而且啊!他居然听得懂周泽楷的嗯啊哎哦的东西!你说屌不屌!”

站在隔壁的张佳乐往领口再顶了顶领带,望了喻文州一眼,“我早就见过他啦,说真的,人挺好。挺会说话的。”“怎么个会说话?”喻文州没想到联盟里还有人比他还要精通于社交,况且江波涛几年前在地铁里的模样也只像是一个普通中学生宅男,看上去是个话题废。

“他啊,比你还有礼貌。”张佳乐笑着拍了下喻文州肩膀,“连叶修那家伙都要被江波涛收买了,谁不喜欢被人前辈前前辈后的喊啊,末了还赞你几句最近的比赛表现,天知道那家伙怎么做到能那么仔细地看完这么多场赛事?”张佳乐的话提起了喻文州前段时间和江波涛在线上短暂的对话,的确,江波涛是一个让人打起交道来十分舒服的人,但在他看来,这难道没有带有一些虚情假意的戏份吗?呵呵,心思这种事情,大家也不过是逢场作戏。想到这里,喻文州没有说什么,喉咙有些干,问过黄少天和张佳乐要不要帮忙拿饮料后,喻文州便顺路陪着魏琛去取。


“哈喽,喻前辈,魏前辈。”一把清朗的声音在喻文州眼前晃过,“你们也是来取饮料的吗?要不我帮你们吧。”江波涛说着就往手里抓上两个玻璃杯,魏琛扬起手,“我就顺路陪喻文州来的,你们聊,我去抽烟啊。”江波涛又礼貌地向魏琛说了待会儿见后,便帮喻文州倒起了酒,酒没有沿着玻璃杯壁流出,安分地又漂亮地从瓶子里倒进杯子中,喻文州接过酒杯,没想到江波涛连倒酒都这么规矩,又不像是张新杰那样刻板,反而是温和的恰到好处。

“第一次来晚会感觉如何啊,小江?”

“还挺好的,真是有劳前辈们的照顾。”江波涛适时地往大厅内走,喻文州想,这一定是他为了避免到时候话不投机还能借其他人来重新搞好气氛,真是个聪明的后辈。


喻文州望着江波涛有些出神,他不知道江波涛现在还认不认得出来他就是当年那个被偷拍的少年,哎不对,他为什么要期待这种事情呢?

江波涛望着喻文州好像正在神游,适时地问道,“前辈的酒快喝完了,要不我来帮你换一下吧?”

喻文州回过神来,“呵呵,不用了,大家都是来交流的,小江来,有没有喜欢的选手想要交流呢?”他注意到江波涛摸了几下右耳。

“喜欢的话……其实各位大神我都很欣赏啊,各有各长处,要是硬说要是哪一个的话,可能是队长吧,风格是我喜欢的类型,况且队长的技术也靠得住,打的很好。”

完全就是在打太极。喻文州有些不满,他真的很想从江波涛嘴里套出当年的话语。

“哎文州,你怎么能欺负新人就一个人和他说话呢!”叶修叼着口烟走来,喻文州此刻对叶修有了莫名的感激之情,他轻轻拉起江波涛,”叶神,我这不正带小江介绍职业圈嘛。“说罢便把江波涛推向女选手的一边,”拜托大家来照顾一下小江了啊。“江波涛被喻文州这么一推就直接顺势走到了被女选手们拍照的周泽楷身旁,直接和女选手们撘起话,偶尔几句笑话还逗得女选手们笑的花枝招展。

但是江波涛却时不时在摸自己的右耳呢。

叶修的手肘戳了戳喻文州,”文州,要不来根烟?前两天沐橙给我买的,挺好抽的哈。“喻文州笑了,”多谢叶神了,今年的交流会好像没什么对叶神口味的活动呢。“

”呵呵,才不会这样,等下就看黄少天和张佳乐互相灌酒就得了,上次乐乐醉了,跑去舞池里干嘛了你难道忘了吗?“

”希望今年除了这个余兴节目还有别的呢。“喻文州接过叶修递来的烟,”我出去抽。“

”哎呀斯文人就是不一样。哦,说道别的节目,灌新人酒,好像,还没出现过吧。“叶修坏笑着吐出烟圈,”别这样啊叶神,“喻文州指了指还在逗女选手们笑的江波涛,”人还年轻呢。“

”哎刚刚还叫小江的,现在怎么那么生疏了啊?“

喻文州笑着没搭叶修的话,叶修看了眼喻文州,一句话也不说就跑去隔壁吧台把可乐换葡萄酒、雪碧换白酒去了,啪啦一混,说是可乐混雪碧,孙翔最爱,直接抓满满一杯塞给江波涛,说着什么前辈祝新人越来越厉害啊后浪前浪的话,引得大家全部都举起酒杯互相敬贺了一番,硬是让江波涛憋着把一杯迷之饮料一口气全灌了下去。江波涛的脸瞬间就涨红了,红到耳根子,他瞄了一眼喻文州,低下头不知在笑什么,又摸了下右耳。

喻文州莫名有些看不过眼,手指还夹着刚点的烟,扶着江波涛往露台外走去,酒后吐真言,他这时才不管身旁苏沐橙笑的有多灿烂。


窗外的风一吹,江波涛吸了吸鼻子,靠在露台边上笑着,轻轻低唤了声,“前辈。”

“嗯,我在。”喻文州不急不慢地吐出了一个烟圈,“小江还好吗?”

江波涛低头又开始小声地笑了起来,没有搭理喻文州。

喻文州觉得江波涛已经醉的差不多了,便说,“以前有一个微博专门偷拍地铁里的帅哥,我有天看见好多粉丝@我,发现以前我还被那个号偷拍过,啊……被人认成帅哥真是有幸啊。”

“哈……那个微博啊……我的。”江波涛眯起眼望着喻文州,舌头舔了舔被风吹的有些干燥嘴唇,月光映衬下,脸色却变得越发潮红。

“为什么要这样呢?”喻文州向江波涛那边靠近了些。有些烟飘到了江波涛眼里,他忍不住揉了瞎眼睛,抬眼看见喻文州又往自己这边站近了些,下意识,右耳开始痒起来了。

“前辈……不许问这么多。”

“这样可不行啊小江,”喻文州偏头看着江波涛,“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一直摸你的右耳呢?”

“……你猜啊,前辈。”江波涛仰起头直视着喻文州的眼睛,他的那双可恨又可爱的眼睛,居然还和几年前一样那么深邃,那么诱惑人。

喻文州直接把身子凑到了江波涛耳旁,想要仔细看看他右耳藏着什么秘密。江波涛嘴中呼出的热气全数喷在喻文州的衣领上、脖颈上。——哦?右耳有刚拆下来耳钉的痕迹呢。

“我知道了。”“前辈你说呀。有两方面哦。”

“一,你不是直男。”江波涛大幅度地点点头。

“二。”喻文州怕这件事一旦说出口就一语成谶,不对,是说错了得罪人。

“哎呀我来讲给你听……”江波涛托着腮,一个字一个口型的说着,“欢、喜、侬。”


没等喻文州自己对猜测正确反应过来,唇上蹭过的温热,他已没有猜测的余地。


#最后上海话我还真是想起来之前有个姑娘教我的……好像是某次她填词我翻唱的时候她教我的。但是我不知道她lft的名字……so……非常感谢你!

评论(8)
热度(22)

© 乙烯-唯江波涛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