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撒比希Henrietta_江波涛是我官人☜此人多半有病 妖都土著 心脏嘲讽类碧池生物
这个人黄暴小清新通吃,主要看心情!
常年欧美圈(RPS完全OK) 二次元腐宅,全职啊龙族啊嘿嘿嘿小排球k都可约!
写文填词
什么圈子的小伙伴都可以能和我玩耍!!!男神是抖森!!

【喻江】再见公园前3

#之前的sexy guy in underground更名为再见公园前,标题都变成这样了,结局大家自己脑补吧

#这个坑我终于补上一点了quq对不起依然很短小

#我下了好大一盘棋,翻译继续在后头


被打了一记直球的喻文州顿时不知道怎么回应江波涛,还好江波涛依然还未清醒,所谓“走为上策”,可当他抬头一看大厅里,就知道自己溜回去也没有什么好结果。——职业选手不能沾酒的规矩被叶修破坏得一点都不剩,黄少天托腮坐在舞台边缘,竟然什么话都没说,安稳如王杰希,也不知道被谁灌了好几杯,怀里抱着个大酒瓶抬头看着吊灯发愣。

既然都把人家给带出来了,总不能放着不管吧?喻文州自动自觉地给自己下台阶,他只好摇了摇江波涛的手臂,“小江,该回去了。”

“不要,里面……热。”江波涛像是把自己刚刚做的事全部都忘了,趴在栏杆上撒着娇。喻文州再次用力摇江波涛的手臂,“走吧,再不走,你今晚就得睡在这里了。”江波涛晃悠悠地转过身,挠了下眼睛,“嗝。”

 

等到成功把江波涛扶到大厅门口的时候,正好遇上酒店工作人员来收拾,喻文州作为全场唯一一个神志清醒的人,像是被一群乱晃的丧尸推进了电梯。电梯门准备合上的时候,张佳乐猛地扎进电梯中,前面的人一退,要不是喻文州立马把手臂撑起来,他几乎都要把腿伸进江波涛的膝盖里了。

“小江,”江波涛温热的气息中还带着酒味,喻文州只得摒起呼吸,“你房间,在几……你先别睡啊!”他不得不把手伸到江波涛背后把江波涛托起来,但失去了手臂支撑的空间,江波涛几乎是贴在他身上一样。

对方过热的体温渐渐烧上了喻文州的脸,对于这种正常的生理反应,他没有多加在意。虽然自己也不反感同性恋,偶尔被推荐的LGBT主题相关的电影,他也会认真去看。酒后吐真言并无过错,但两个人终归是不熟的,何况对方还试过偷拍自己。本来还以为是沿着制定目标打出的球,现在却被依附了好几个不同向的加速度,只肯扭曲地飘在半空都迟迟不愿跨过他的头顶。

挤出电梯门的一瞬间,江波涛被酒店走廊的冷气冻醒了,他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去哪里,瞥了一眼走廊上的挂画,又继续沉沉睡去。反正肯定是前辈带着自己吧,那只手。

 

第二天清早,江波涛被洗手间内洗漱的声音吵醒,结果一睁眼,宿醉带来的头痛便像是要炸开一般,等等,这被子怎么感觉那么的……知道真相的江波涛根本不敢动,头痛一下就变得可有可无了。无论是谁都好千万别是前辈,“小江你醒了?抱歉,我弄的动静挺大的吧。”,动静?居然还挺大?——江波涛只想卷起被子跳出窗外。

从洗手间里探出头的喻文州对上江波涛惊恐的眼神,立马看出江波涛的无数联想,顾不得嘴边还有没清干净的牙膏沫,他冲上前去,摁住了抓起被子就想跑的江波涛,不料江波涛挣扎得更厉害,“你听我讲!”

江波涛仰视着喻文州的肩膀,霎时间没有了动弹。

“昨晚你醉的不行,身上衣服有味道,我只好帮你把衣服脱了擦身子,所以你才会……这样。”

“我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

 

喻文州咽了口唾沫,歪起头,打量着江波涛后面的枕头。

 

“前辈,你先起来好吗?”

都说醉酒会断片,但是喻文州在露台上看自己的眼神却怎么也忘不掉,凉风吹着两个人的额前发,这周忘记剪掉的头发刺进眼睛里,江波涛其实什么都记得。只是问了那一声,或许就能掩饰自己的困窘了吧,电梯里的膝盖又多么希望能顺着意思好好张开。反正,在他心里,自己又不是故意的。

“前辈,前辈。”江波涛抱起衣服向正在发呆的喻文州道谢,要不是喻文州有一件和自己有的很像的衣服,又得染上一身酒臭。喻文州向他点点头,等人走后,整个人疲惫地摊在了扶椅中。——到底真傻假傻,有谁想知道的吗?

 

结束假期回到队伍训练中,偶有的私下切磋也会遇上江波涛,他不提,他也不想,两个人心照不宣地遵循所有的礼节,你一招我一招地交际着,这些对于两人来说,和平时对付媒体和一些麻烦的人际关系中的言行并没有多大的差异,只是电脑屏幕前的双手,也不知道会不会忘记自己的感知。

由于身为队长的喻文州一时的心神不宁,蓝雨在和轮回不公开的友谊赛中败下阵,面对队友的眼神,他只好用更深沉的目光回应。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倒不如自己亲手了结了它。——喻文州趁着队友都出去吃饭的时候,假装要研究战术,留在了俱乐部,走去后巷拨通了无意存下的电话号码。

漫长的等待,打了几通依旧是处于占线状态。

 

此时站在地铁中的江波涛从裤带中摸出了手机,他看到来电人时,列车进站,手机差点被晃到地上。——信号只有两格。

“前辈,有什么事呢?”再愉悦的语气也不用嘴角说出情绪,江波涛对此早已掌握,他害怕自己听到对方的声音后,连嘴角也伪装不起来。

喻文州听到对方的声音后,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小江,你的事情,可能就,这样吧。”但江波涛似乎是毫不在意一般,“嗯,我知道的。”

 “哈哈,”江波涛将鼻翼皱起,“前辈依然是前辈嘛。”声音被电波压制得毫无起伏。喻文州只好应一句,“小江,我还是想和你谈谈。”

江波涛大力地咋了眨眼,将手机话筒捂住,害怕漏出声响。

 

“可是,我能和你谈什么啊……前辈。”被死死咬住的名字在牙齿咬合间连渣都不剩,“……就这样吧,不打扰了。”喻文州从来没有设想过这通电话留下的是这样的结果,他从抽屉里翻出烟,咬在嘴里,打火机电火花闪呀闪,却怎么也点不着。

 

“妖*!”他狠狠地将烟踩在了脚下。

 

 

——文州,你原来,是这样的啊。



*妖:粤语发语词,不能被直译,可理解成当事人很烦躁

评论(8)
热度(16)

© 乙烯-唯江波涛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