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撒比希Henrietta_江波涛是我官人☜此人多半有病 妖都土著 心脏嘲讽类碧池生物
这个人黄暴小清新通吃,主要看心情!
常年欧美圈(RPS完全OK) 二次元腐宅,全职啊龙族啊嘿嘿嘿小排球k都可约!
写文填词
什么圈子的小伙伴都可以能和我玩耍!!!男神是抖森!!

Emerald(绿宝石)

棒哭了!!其实有关战后的恼洞我就一直很想试试!第一次看见如此棒的dh文!qwq

逆脉:

存个文,感觉再也写不出DH了




配对:Draco xHarry


分级:R


 


1.


 


哈利波特似乎确实是几个月没有出现的样子,在这期间和赫敏也没有过任何的联系。紧紧攥住手机看着联系人那栏中的某个名字,屏幕黯淡着又重新亮起。


 


赫敏将那几条为数不多的短信翻来覆去看了个遍,却独独没有拨通那个号码。她曾经在脑中编排过的无数遍的话,随着屏幕黯淡下去的次数,也一寸寸地,变得淡了下去。


 


究竟是要用“嗨好久不见你在干什么呢”开头,还是“哈利你快点回来我们很着急找你”。


 


罗恩坐在赫敏身旁看着她拿着麻瓜手机焦躁不安却碍于自己完全帮不上任何忙只好叼着一根烟无所事事。


 


战后他们用双面镜沟通过几次然后在哈利的一次怒吼之后只能从双面镜看到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麻瓜出生的赫敏只能用在之前逃亡时候用的手机联系哈利。


 


2.


 


哈利从来不接电话,偶尔会回复一两条短信表示自己还活着。大多时候赫敏拨过去的电话都是漫长的嘟嘟声。


 


“我活着不用担心”


 


赫敏看着手机里面存着来自三天前哈利发的短信突然失声大哭,罗恩张开嘴想说什么最后只是无奈的把女友搂进胸膛。


 


韦斯莱家的屋子外有风吹过刮起窗帘翻卷出声,也吹的赫敏身后的窗户咯吱作响。



今天是大战结束后的第九十八天。
天气,小雨。


 


3.


 


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的伦敦向来夏季凉爽,可是夏天毕竟是夏天闷热的天气让人有点内心躁动。德拉科马尔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样的伦敦遇到哈利。


 


尤其是在一家心理诊所。


 


明明才十九岁的哈利波特闭着眼睛靠在诊所深棕色的沙发上面,整个人发出老人一样的气息,德拉科猜他一定是等着排号。


 


这不是德拉科战后第一次遇到哈利。


但他却从未想过会在整个魔法界都在寻找他们失踪的年轻救世主,甚至《预言家日报》和《唱唱反调》每周都花四个版面报道哈利失踪相关后续时候在一家专门治疗心理疾病的麻瓜诊所遇到本应意气风发的救世主。


 


4.


 


严格来说德拉科战后第一次遇到哈利是在被允许探班的时候。


德拉科是被探望的那个。


 


哈利凑到德拉科耳边说作为他们家两次都帮他逃过死亡的回报他会帮助他们逃过审判。


少年浅浅的呼吸和发出爆破音时候的气流流窜到德拉科的耳边,他觉得有点痒。


 


于是作为战后失败审判的马尔福一家,有幸得到了凤凰社主力巫师界救世主击败神秘人的哈利证词协助。


德拉科和自己母亲站在被告席上的时候,他看到那个脸上明显带有疲惫神情的少年说,如果没有马尔福一家海格当时可能真的会抱着自己的尸体,而不是他选择装死。绿眸少年辩解完纳西莎马尔福以后继续给德拉科辩解。


德拉科内心诧异却不动声色的听着救世主把他描绘成了一个为了保住自己父母性命而不得不伪装成效忠神秘人最后还是坚持没有打上食死徒记号的隐忍孝顺友爱少年。听着哈利在台上深情并茂的说着德拉科就算被威胁也没有在伏地魔面前指认伪装的很劣质的哈利身份,并且偷偷给自己魔杖让自己战斗。


 


德拉科舔了舔自己因为被审判过久而没有水喝导致干枯的嘴唇,再看看证人席的滔滔不绝的那个人顺便腹诽一下“梅林啊,这个人说谎不打草稿的功力怎么能被分配到格兰芬多。活脱脱就是个聪慧带着狡猾的斯莱特林。”


 


很久之后德拉科终于忍不住亲口对哈利说我觉得你应该在斯莱特林。哈利很认真的说很多年前之前分院帽很想让我去斯莱特林,它觉得我能在斯莱特林走向辉煌。


 


6.


 


德拉科和母亲被当庭释放,父亲卢修斯被判刑在阿兹卡班关押十年折断了魔杖。从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打入的魔法部势力毕竟不是白打的,圆滑的交际手腕和舍得割肉套狼的巨大家产配上救世主的支持。马尔福家族依旧鼎立着。


 


走出魔法部那栋房子的时候,德拉科记得街道上全是梧桐树。


 


那天是战后四十九天。


七天一个轮回,他在阿兹卡班待了整整七个轮回。


 


应该能绕成一个圆。他想。


 


7.


 


德拉科坐在了哈利身边,哈利感受到了因为身体重量陷下去的沙发由于物理反应带来的轻微震感睁开眼睛试图看坐在身边的是谁。然后入眼的淡金色头发和灰蓝色瞳孔让哈利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眼睛里面带着明显的惊讶和惊吓的神情。


 


哈利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脸上有着尴尬的神情却不知道开口说什么。


 


8.


 


“哈利·詹姆斯·波特”


 


诊所助手的喊话明显解救了哈利,他迅速的转身然后走进医生的办公室。留下的背影让德拉科想起了每一次在学校看到的黑色背影。


 


夹杂着风走向前,不会回头的背影。


 


德拉科偏了偏头看象窗户外布满爬墙虎的红色砖房,觉得喉咙有点痒的咳嗽了两下。


 


9.


 


哈利没想到两个小时治疗之后出了门还能看见德拉科坐在沙发上,甚至还睡着了。走过去踢了下德拉科的鞋子说到我家来吧我请你吃饭。


 


然后德拉科站起来顺便拍了下自己的外套就跟着哈利走出了诊所,下楼的时候哈利看到走到前面的那个淡金色脑袋想的是该死这人居然比我高半个头。


 


穿过三个街区之后哈利带着德拉科走进了一栋看起来和旁边没什么不同的两层屋子,打开灯德拉科觉得其实里面也没什么特立独行的地方,普通的就和麻瓜房子一样。他本着初来乍到的好奇转悠了一下,墙上没有任何照片挂的都是彩色风景画,书柜里面不是低俗小说就是世界名著。


 


救世主的品味真是低俗且高雅着。德拉科内心想了一下。


 


哈利从楼上换了衣服下来之后看到德拉科正在看厨房的冰箱,于是把他推到一旁从冰箱里面拿了牛排和鸡蛋意面。德拉科依旧观察着冰箱甚至拿出魔杖,“波特你在这个箱子里面使了什么咒语恒温咒么。”


 


背对着德拉科打着鸡蛋的哈利闷声闷气的说什么咒语都没有,而且麻瓜不用咒语也能制冷。


德拉科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哈利你这房子里面居然没有设置咒语,哈利头也不回的说对啊什么魔法都没有。而德拉科不经意的注意到哈利听到魔法两个字的时候,拿着打蛋器的手有一点不稳。


 


10.


 


德拉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哈利一起坐着喝酒聊天交谈人生,也从来没想过和自己做对了七年之久的死对头会帮自己开脱,也从来没想过那个高高在上勇于冒险莽撞却重视身边朋友的少年巫师有一天不能直面所有关于巫师的东西。


 


明显喝多了的哈利坐在德拉科对面继续喝着酒这次他干脆抱着瓶子直接喝,苏格兰威士忌的烟熏味充满了整个客厅。


哈利一边喝一边对着德拉科说我再也不能拿起魔杖了我看到巫师袍就作呕我一踏进魔法界就想尖叫我一闭上眼全是鲜血。


 


醉醺醺的救世主拿着酒瓶摇晃着坐到了德拉科身边,揽着德拉科的脖子说我想死我身边那么多人都死了我根本都不敢去对角巷我怕看见双胞胎的玩笑商店,我一直分不出乔治和费雷德可是我知道现在只有乔治。我才十九岁我手里杀了人我在巫师界每天被人盯着他们说你应该怎么样怎么样你不应该怎样怎样。你能体会到吗你他妈根本都体会不到我有多痛苦。


 


德拉科侧了侧身让哈利靠在自己肩膀上一边听着哈利的酒后胡言乱语一边有的没的想哦梅林这是明显的创伤性应激障碍。


 


他是救世主却救不了自己。


 


11.


 


德拉科抱着哈利走上二楼卧室的时候,哈利缩在德拉科怀里继续胡言乱语。酒精和太多的过往悲伤让这个十九岁少年翡翠绿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水雾,德拉科一脚踢开关着的二楼房门找着卧室。


 


怀里面的重量轻的和十九岁的女生一样,战争逃亡年幼时候的营养不良让救世主显得太过瘦弱。当然是不使用魔法的时候,德拉科没有忘记哈利战斗的水平是多么的高超,事实上格兰芬多三人组的战斗技巧都不错,德拉科想起三年级赫敏那一拳觉得鼻子还是隐隐作痛。


 


踢开卧室门德拉科把哈利往床上一丢,却没想到好心帮忙解开外套时候会被床上那个醉汉拦住脖子然后压在床上。


该死今天怎么老是被这个混蛋拦住脖子,德拉科觉得自己应该在等下回家时候找小精灵帮忙按摩一下脖子。


 


哈利抱着德拉科继续嘟嚷着语序颠倒的句子一会秋张一会金妮一会罗恩,德拉科被哈利嘴里的酒气熏得有点晕。随后带着酒气的吻让德拉科觉得更晕了。


 


嘴巴被撬开的时候德拉科想刚刚喝的酒大概是开始让他自己的大脑也迟缓了。同样的味道在自己身上和别人身上的味道是不一样的,德拉科甚至能从哈利身上闻到自己衣服上面的熏香。


 


清冽的青草香。


还有不知名的味道,带着一些苦味。


 


身上衣服被扒开的时候德拉科狠狠的把身上的醉汉推到了一旁。起身却被拉住了袖子,他回头看着躺在床上哼哼的哈利,水汽从绿色的眼睛里面流出来滑到了耳边,走廊上面的灯光钻进了房间让德拉科在失神中仿佛看到了年幼的时候把家里面好看的宝石泡在水里面玩。


 


那时候他最喜欢一颗的宝石,是暗绿色的。


就像倒在床上那个人的眼睛一样的颜色。


 


德拉科觉得有什么在喉头漫延,味蕾甜腻的要爆炸,于是转身吻上了那颗宝石。


 


12.


 


喝醉了并不是没有意识的,比如哈利在被进入时候的刺痛让他大声尖叫并且用指甲狠狠的抓了德拉科的背。德拉科将吻从绿宝石移到了尖叫的发声地,叫声化为出不来的呜咽。


 


疼痛让哈利酒醒了一半,对此哈利的反应是加深了对德拉科背的摧残以及扭送着自己的腰部更方便着进入。


 


他抬头看着天花板。


其实他撒了谎,天花板是被施过魔法的晚上看上去就像满天星。


 


和他们十一岁第一次见到霍格沃茨的大堂时候一样的天花板。


 


13.


 


德拉科起来的时候发现身边放了一套衣服和写着浴室就在隔壁的纸条,他研究着梳洗台上面的瓶瓶罐罐时候发现有一罐香水有着淡淡的苦味,和昨天晚上一样。


 


穿上哈利准备的衣服的时候,德拉科觉得有点小比如说露出了脚踝。他下楼找出了昨晚丢在客厅的魔杖调整了下衣服的大小感叹了下魔法真好。抬头看见哈利坐在沙发上面盯着自己看。


 


他的手有点抖,甚至让杯里面的奶茶洒了一点出来。


 


德拉科意识到哈利现在根本不能看到一点魔法,就算是简单的家务魔法都会让他想起死亡和鲜血。哈利连带让德拉科也有点发抖,德拉科握住哈利没有拿着杯子的另外一只手俯身对着有点黯淡的绿宝石吻下去。


 


被压到沙发上的德拉科觉得纵欲好像不太好。可是又觉得这样好像刚刚好。


 


时间是战后第一百三十二天。


 


14.


 


顺理成章的开始,德拉科和哈利开始密集的约会。德拉科陪着哈利逛超市买菜逛家具城买家具,陪着他做着治疗理由是马尔福家不仅在魔法界捞金还在麻瓜界捞金做着医疗产业的生意,甚至陪着哈利坐着火车或者飞机去散心。哈利觉得呆着英国的天空下都会压抑,而医生建议要顺着患者的想法,让他们宣泄。


 


期间赫敏依旧打了无数次电话,哈利依旧没接。


德拉科坐在旁边看着他一次一次面无表情的挂断电话,却在他再次喝醉的时候听着他说他想念赫敏却不敢碰触。


 


15.


 


德拉科带着讥讽说如果他是哈利那么现在的心声绝对是他从一篇麻瓜文章里面看到的一段话——


“我甚至现在就能清楚地看见,一旦有天我不得不长久地离开它,我会怎样想念它,我会怎样想念它并且梦见它,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它而梦也不梦不到它。”


 


 


16.


 


在出发去罗马尼亚之前,德拉科约着赫敏见了一面在对角巷。


当然没有带着哈利,哈利坚持觉得德拉科根本不会挑麻瓜的东西每次他在旁边都会碍事,所以置办旅游的东西哈利一个人包揽了。


 


赫敏到的时候德拉科已经在弗洛林冷饮店坐着吃一大盒彩色的冰淇淋了,她打量德拉科露出明显不可思议的表情说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来见我,而且还吃着这种幼稚的冰淇淋。


 


德拉科舀起一勺带着碎花生粒的草莓冰淇淋说如果不是哈利我也没想见你。含着冰淇淋的含含糊糊发音加上内容让赫敏的眉毛挑的很高。德拉科愉快的吃着冰淇淋说:“哈利现在很好,和我在一起。他过的还不错我们准备去旅游。”


 


“为什么他不回来,巫师界需要他。他战后消失不见了所有人都很担心他。”


 


“可是他现在只是哈利波特。”德拉科在抹茶和太妃糖口味中犹豫了一下选了太妃糖。他觉得对面的女巫非常聪明能明白自己的意思,虽然是个纯麻瓜血统的女巫。


 


赫敏缄默着看着德拉科干掉了一盒之后又买了一盒,直到德拉科吃了三盒以及罗恩带着自己的妹妹来之后。赫敏才开口说:“我知道了。”


 


德拉科将耳边滑落的头发别在耳后喊了弗洛林拿了三个甜筒给盯着自己的韦斯莱三口,然后单独点了一盒施了恒温咒保温他觉得哈利应该会喜欢。


 


17.


 


准备走出对角巷的时候金妮从后面跑过来拦住了德拉科,她抓住德拉科的手腕说:“把哈利波特还回来。”


 


赫敏在德拉科还未开口前就道:“金妮,哈利他没有义务承担一切他只是一个十九岁的普通人。我们不能这样对他。”


 


“可是他是哈利波特。”


 


德拉科盯着面前那个还在嚷嚷的红发女巫,突然觉得面前的场景让他有点反胃。他想象着这个世界上应该有很多人这样说着认为着,觉得哈利是救世主应该拯救一切。


 


金妮蹲着捂着流泪的脸说着自己有多喜欢哈利从没有上学开始就喜欢入学以后救她的也是哈利她赢过了秋张却没有赢过德拉科,从年幼到十八岁她一直追赶着哈利的脚步可是他现在却跑了。


 


18.


 


德拉科幻影移形的时候想,那个十八岁的女巫输给的不是他,应该是哈利波特附加的所有荣誉。


 


19.


 


哈利拖着德拉科走遍了欧洲,德拉科看着哈利从连缩小放大咒都不想看到偶尔会在黑夜用荧光闪烁照着路。他在一点点变好。德拉科没有完全脱离魔法界,他遥远的运作着马尔福家族的发展接收着小精灵老远送来的魔法界文件和报纸。


 


哈利偶尔也会看一两眼报纸。


赫敏进入了魔法部神奇生物管理司,罗恩成了傲罗,金妮在圣颅岛女头鸟队做球员,那个队的队服是红色的一如格兰芬多的队服。


 


每个人都生活的很好。哈利跨坐在德拉科身上亲吻他的时候说你看这个世界少了我也照样很好没有什么是不可缺失的。德拉科抱住哈利说你看你把我从这个世界拔出来了一半拉到了你的世界,你对我是不可缺失的。


 


20.


 


1999年的12月哈利和德拉科回到了英国,他们先到麻瓜界生活了两个星期又到马尔福庄园陪纳西莎过了一个圣诞节。纳西莎举着红酒杯对哈利说谢谢你,你救过我们家所以我尊重我的儿子选择了你这个决定。


 


德拉科带着哈利看着自己从小到大的照片,看着庄园的植物和收藏品。


 


从圣诞节开始就下着大雪,哈利带着德拉科幻影移形到了高锥克山谷和女贞路4号说我在这里出生我在这里长大,女贞路4号住进了一对年轻的夫妻。他们施了幻身咒趴在窗口看着屋子里面,哈利指着橱柜说我在那里长大。


 


12月的最后一天他们在对角巷住下。


德拉科特地摩金夫人的店里面订做了两条巫师长袍换上,哈利站在德拉科对面的脚凳上笑着说我们第一次就是在这里遇到。


 


德拉科撇了撇嘴说喂你也是去霍格沃茨上学么,哈利很配合的说你好先生我已经超龄了。


 


21.


 


到了夜晚哈利和德拉科回到了破釜酒吧,哈利盘着腿坐在床上说我三年级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因为我把我姨妈吹成了气球所以跑了,结果拿了海格的书动静太大把床弄垮了。


 


德拉科吻了吻哈利的眼睛,抱住他说我们可以试试能不能和书一样把床弄垮。德拉科解开哈利的长袍,他还记得第一次遇到哈利的时候才11岁如今9年过去第10年即将来临。怀里面的少年从戴着可笑圆眼镜的瘦弱正太长到现在这番模样。


 


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


 


解开衣服的时候,德拉科能够看见怀抱里的青年的身体轻轻一震。德拉科解开自己胸前的扣子,然后哈利的一只手从德拉科的胸前摸到了脖子然后滑到了腰部再是臀部,他摸索着并且配合的做着前戏顺便脱掉了德拉科的衣服。哈利抬起头吻住了德拉科,舌尖扫过了牙齿然后和同样的柔软开始纠缠。


 


两个人从肩膀到腰部都紧贴着,德拉科的用膝盖抵着哈利的大腿,一边加深了这个吻一边摸索着做着润滑。


 


德拉科进入的时候嘴唇被哈利狠狠的咬了一下,有鲜血从里面流出来然后被哈利用舌尖舔掉了。哈利躺下来的时候搂住了德拉科的脖子轻轻的在他耳边舔咬着,呼吸的气流让德拉科想起来一年多以前阿兹卡班的那次探监。两个人之前的空气也是这样暧昧的流窜。


 


22.


 


德拉科在哈利的耳边呢喃,哈利压抑着喉咙里面的呻吟拿起来床头的魔杖对着空气点了一下。他说德拉科快十二点了。


 


银白色的时间显示让房间撒上了一层光,德拉科看了看时间灰蓝色的眼睛露出笑意。加快了抽动着下身,他的手抚慰着哈利。


 


情欲的袭来让哈利的呻吟破口而出,抓着床单的手指节发白。


 


随着高潮到达的除了那一阵头脑的空白还有窗外的烟火燃放,巨大的爆炸声带着五颜六色的烟火席卷了整个伦敦。


 


悬在空中的时间显示为2000年1月1号。


 


23.


 


哈利拿魔杖戳了戳趴在自己身上的德拉科,耳语着德拉科我们做了一世纪的爱从二十世纪到二十一世纪。德拉科轻轻的笑说哈利你不要这么低俗我们明明是相爱了一世纪。


 


德拉科吻住那双从暗绿色变成亮绿色的眼睛说我爱你哈利。


 


 


END



评论
热度(16)
  1. 乙烯-唯江波涛不可负商吕 转载了此文字
    棒哭了!!其实有关战后的恼洞我就一直很想试试!第一次看见如此棒的dh文!qwq

© 乙烯-唯江波涛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