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撒比希Henrietta_江波涛是我官人☜此人多半有病 妖都土著 心脏嘲讽类碧池生物
这个人黄暴小清新通吃,主要看心情!
常年欧美圈(RPS完全OK) 二次元腐宅,全职啊龙族啊嘿嘿嘿小排球k都可约!
写文填词
什么圈子的小伙伴都可以能和我玩耍!!!男神是抖森!!

- marry me ? 1 (AL,现代AU[我又重新写了一遍

- leggy和aragorn在这儿是设定成普通外企职员
- ooc高度刷存在感
- 原创女性角色注目
- 顺带一提,gandalf是董事长哟~
- 要是把破圈儿变成婚戒你们会在意不?

“Leggy,帮忙把这个文件印下!”
“Leggy,这个月的报表我明天就要!”
“Leggy....”
金发青年忙活了一上午,在公司行政大楼里串上串下,电梯间的阿姨都快和他熟得能聊起人生了,好不容易挤出时间去吃饭,却又被上司塞过销售报表的任务,那可怜的十五分钟也被冲刷得一干二净。他揉了揉早已发酸的肩膀,从密密麻麻的冰冷数据中移开目光,望了眼差点被文件埋没的小闹钟,惊叫一声,意识到离午休结束还有10分钟,立马从木柜里翻出几块饼干,再冲去茶水间,抓过咖啡包,用水急急忙忙地泡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白气露骨地透露着青年的不堪。

哦,去他二大爷的,会议要开始了。青年捧着咖啡赶忙地低头从茶水间冲去会议室,根本顾不上周围人的眼光。

“啊!”

一声惊叫似乎要掀翻办公室的天花板。

legolas感觉头顶到某人的肩部,手背一热,下意识把手松开,再回过神来,杯中的咖啡已经在地上炸开了一朵花,而面前站着一个慌忙甩着手臂和手中文件的黑发男人,他的衣服上也炸开了无比绚烂的咖啡。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有烫伤吧?”良好的家教让legolas下意识地发问。

“……嘶!”男人倒吸几口冷气,“我还要去开会……!啧啧啧没事没事……”男人的反应让legolas莫名的惊慌,明明手背已经一片红肿却还能用意志坚持着礼貌?

“啊……那个……不介意的话我陪你去医护室吧,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再说……”legolas急忙帮男人把他散落一地的文件收拾在怀里,想到还要将自己的伤口作处理,他已经对于参加会议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不用了不用了先去开会……这种伤结束后再去也不是不可以……对了,你在哪个部门?”男人把legolas怀中的文件取过,点点头表示感谢。

“啊?我?……我在综合科……医药费的话我来赔吧,毕竟是我没有看路撞到你的。”legolas满怀歉意地说着,“对了,我叫legolas,你可以叫我leggy,这样就方便你找我了。”“aragorn。”男人点点头,“广告。”简短的答案,legolas舔了舔嘴唇,怎么就觉得这个人有点……微妙的可靠?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会议室,当他们找到位置坐下时,却发现对方正坐在自己对面,legolas看着aragorn认真做笔记的模样,再看看他红肿的右手,不禁不好意思起来了。

“下面,请综合科代表legolas报告近期市场销售情况。”legolas急忙回过神来,站起并开始报告。

初秋的懒光从侧对legolas的落地窗射进,一头金发照霎时闪耀得让人睁不开眼,白皙的皮肤不像是部门经理三寸舌一般的病态,如同珍珠色温润的肌肤光彩在西装领口吝惜地向人们展现春光,湛蓝双眸在阳光下如宝钻般熠熠生辉,可是比喻成宝钻又掩盖了双眸不落尘俗的气息,眼前好似亘古传说中密林精灵,只需瞥上一眼,就一眼,便想醉倒在这温柔乡中。——aragorn一时忘记了手上的伤痛,明明一窍不通的市场学识,在legolas的声音中读出机械的报告文字居然是那么的吸人,aragorn难得专心听讲没有在笔记本上乱涂乱画,心中渐渐充满了阳光的温度。

“报告完毕。”不得不说,legolas有一种天生令人温暖的感觉,温暖又可靠,保持美德的同时又不缺青年的不羁,光是金发碧眼的姿态就足以令多少女性心跳加速,aragorn默默地想着。“现在的话…不如我们先去…把手先处理一下?”在aragorn发呆的空当,legolas已经悄悄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偏头抱有歉意地笑着。他突然注意到aragorn笔记本上的速写,头发、脸面、神色、姿势…这不正是自己嘛!他笑意盈盈地指着速写,问aragorn是不是在画自己作报告的时候,结果aragorn嘴一抿,头一低,两边的黑发就遮挡住了脸部表情,legolas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想着自己是不是因为偷看了这幅画于是才惹他生气了,legolas弯下腰盯着aragorn,却发现aragorn在垂下眼睛窃笑!亏自己还白紧张了一把好吗!

感受到了来自对方扑面而来的清新气息,aragorn抬起眼,却和legolas的碧眸相撞,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错眼神了,从对方眼神中接受到了奇怪的信号——不好了,对方是不是喜欢上自己了?aragorn在脑海里思索着,手指不自主地开始在桌边摩挲。

突然有人踢了legolas一脚,他便吃痛向前倾倒,双手向前试图抓住什么保持身体平衡,好不容易抓住了,发现手感不对劲,整个会议室没有走的人都不由自主发出yooooo的声音,才抬头才自己已经扑在aragorn怀里。始作俑者小矮人gimli用肉呼呼的手轻轻捂住微张的嘴,倒吸一口凉气,下一秒又转成凶巴巴地语气问现在还在一个大糙汉怀里有点小激动的legolas:”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走!就算是vanci开车送我们两个回家也不能这样吧?!我跟你说我和vanci在外面已近看你们'暗送秋波'了很久了好吗!你到底……”

”哎呀gimli你急躁什么呢?其实看看狗男男秀恩爱打发时间实际才是……人!生!第!一!乐!趣!好!吗!“笑着靠在门边的褐发女子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自己心里的愉悦,如果知道她平时在公司法律部是个心狠手辣的女掌门人,现在看着她手舞足蹈,眼神里闪耀着的奇怪的少女光芒,gandalf老人家知道自己当初高薪聘请回来的人才其实是三观不正的少女心泛滥的人,高血压冲上去估计连lady galadriel都劝不下来。

aragorn和legolas看着vanci身上的彩虹气息,眼神一片死灰。

aragorn轻叹一口气,把legolas扶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摆,拍拍legolas的背,”我们快点去上药吧,不然你也会拖延回家的时间。“legolas点点头,跟着走了出去。vanci忍不住弯腰敲了一下gimli的脑门,表示要是他不出来踹legolas就可以看小剧场的遗憾心情,随后又转身,看到lindir和haldir两人的秀恩爱…脸上露出奇怪的微笑就快步追上legolas,legolas被她的眼神看的有点小惊恐,”你今天自己回家吧啊,我有点事儿要先走。“vanci说道,脑子里脑补着两个人上♂药的事情,拉着gimli蹦蹦跳跳地跑开了。

aragorn皱了皱眉,两人对视,低头又看见对方已经肿得不成样的手,想着明天这只手还不知道能不能动,便拉上在一旁突然就没有了专车接送的欲哭无泪的legolas,急急忙忙地跑出去隔壁的社区诊所上药。

上过药,两人在电梯门前分手回到办公室,aragorn看着自己桌上的笔记本,想起那副自己一时心血来潮的速写,翻开笔记本,仔细地打量着自己的笔迹下的legolas,皱着眉,又拿笔添上了几处细节,小心翼翼地抹着阴影,怕是自己的疏忽,阴影便会爬上画中人的脸,令其失去夺目的光彩。legolas依旧在那副画里小小地笑着,恰当地阴影正好显现出他作为男性的棱角,眼神像是在遥望着远方的故国,黄昏阴翳投影在画中人的面庞,渐渐便有些模糊了,aragorn拍上笔记本,摩挲着笔记本的边角,提起公文包,就下楼去了。

legolas对vanci这种行为已经经历过几次了,唯独这一次让他感到烦躁,他在车站牌子下跺跺脚,马路两边的车龙纹丝不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频频错误交替,到了路口中央,几十辆车胶着在一起,车主大力地用喇叭叫嚣着,试图让其他人都滚到两边,自己可以像摩西开海一般雄赳赳地在柏油马路上畅行无阻。legolas撇着嘴,开始玩手机,肩却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看见aragorn正笑着看他,“这么巧?你也来等公交?我这次被vanci害惨了,现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也报废了,今天什么时候能回家还是个问题……”legolas摊开手,耸耸肩,有点烦躁。aragorn看着他像小孩子那样踹了几脚街边的垃圾桶,不料垃圾桶却倒到地上,发出了不小的声响,他便手足无措地看着被自己踹倒的垃圾桶,弯了一下腰,又想起什么,身板又直了起来。aragorn看他想扶不敢扶又怕脏的神情,忍俊不禁,说道:“我的车在旁边的街上停着,你要不要我捎你一程啊?”legolas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你啊真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吧?我才和你认识没多久你这么快就可以相信我了…真是,好像一个小孩!”

legolas偏着头,笑着看着aragorn的眼睛,“因为,我觉得,你信得过。只有你。”

黄昏的余辉铺天盖地地涌来,火烧云不只是单一的红橙搭配,中间还夹杂着丝丝绯红,落日的光透过榕树宽大的叶片,斑斑点点地飘落在两人的头发上,而aragorn的灰色瞳眸被抹上了灿烂的光辉。

只有你呢。






评论(3)
热度(19)
  1. Viclofter Home乙烯-唯江波涛不可负 转载了此文字
    233

© 乙烯-唯江波涛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